top of page

我沒有出席我爺爺的告別禮

已更新:1月11日

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英雄,而我的英雄就是我的爺爺。

當我五歲時,有一天我正在商場裡的繪畫班上課,突然電路中斷,

全個商場頓時漆黑一片。

在香港即使在深夜也燈光隨處!

所有小孩也哭起來了,我看着同學們一個一個被他們的父母接走,而我卻繼續在黑暗

的課室裡等待。 我當時知道我父母因在遠處工作根本沒法過來帶我回家。

一陣子後,我看見一點光,一個高高瘦瘦的身影,手持着電筒和一把長傘,他呼喚着我的名字。我立時認出他是我爺爺。然後我們一起離開這黑暗的商場,回到爺爺的家裡。



我爺爺是一位太極師父,他也是一位出色的學者, 熟讀唐詩三百首,他也能操流利英語。 在日本佔據香港時期,由於爺爺略懂日語, 作為公務員他也從事日語翻譯工作

爺爺熱愛書法及詩詞,所以他也在我的國畫上題詩。 在我入讀玻璃藝術課程前及未有covid前,每年我均回港一次,每次回去必先探望爺爺。 離世前幾年,他差不多在病塌中渡過,我當時非常難過。臨終前四個月是我最後一次探望

他,最終他於2015年辭世,享年102歲!

當年我父母勸我以事業為重, 宜留守工作崗位,因為我上次回港已探望過他, 無需再回來奔喪。況且葬禮只是一項儀式而已。

今天回想起來仍然覺得遺憾,好像失掉了一個片段。





Comments


bottom of page